1. 格时财经首页
  2. 新闻
  3. 资讯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微信截图_20190607194319.png

出品|三言财经

作者|嘴遁

近日,自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后,一时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,与其相关的争论可谓是甚嚣尘上。

对此,三言财经也一直关注并做过不少相关报道。

其中,以搜狗王小川与孙宇晨的“交锋”最为引人关注。几年前,王小川曾在某节目录制中说孙宇晨是骗子,而孙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今日,孙宇晨发微博称,大陆主流媒体因为不了解波场实际业务构成,对其存在误解。

他表示,陪我App合法合规,波场只有5%的业务位于中国大陆境内,其余95%主要位于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他还提到,波场有三百万用户,500个Dapp。BitTorrent十亿装机,一亿活跃,位于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地区。

最后他还对媒体抛出了“你看不见,不代表不存在”的言论。

既然如此,我们就来好好“看”一下他说的这番话,看到底“存在”什么,媒体对其到底有没有误解,以及王小川对他的评价是否恰当。

波场被指白皮书、代码抄袭 孙宇晨:白皮书最初是中文,抄袭系翻译问题

首先,从他自己一直引以为豪、所谓“市值超过搜狗”的波场说起。

区块链圈子的人都知道,孙宇晨曾在Twitter上与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“互怼”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2018年3月,波场测试网上线,孙宇晨为了给波场造势,列举了7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,其中包括TPS、手续费、底层语言等等,在Twitter上叫板Vitalik Buterin。

Vitalik Buterin则回怼称,在这7条之上,应该加上第8条:Ctrl+C和Ctrl+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,直指波场代码抄袭。

Vitalik Buterin此言并非空穴来风。

事实上,在二人互怼前,波场的白皮书就被人扒出抄袭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据称,波场白皮书部分照搬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,部分照搬IPFS和Filecoin的白皮书,在网友给出的证明例子中,TRON的论文甚至可以从Filecoin的图表中提取图表。

而IPFS项目、协议实验室的创始人Juan Benet得知此事后,在推特上发布一张照片,声称至少有9页的《TRON》英文版本的白皮书是从IPFS或Filecoin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。

孙宇晨在波场遭受质疑后,曾对外解释称,最初版本的白皮书是中文的,英文是由志愿者翻译。

但令人疑惑的是,图表的抄袭似乎不涉及语言问题。

此外,孙宇晨还对外公布了波场的GitHub代码。然而代码公开后,波场却又被人“抓到了把柄”。

2018年6月,数字资产研究公司(DAR)研究人员表示,在Tron codebase中发现了多个从其他项目复制的代码实例。其称,波场开发者可能在其他项目中剽窃了以太坊的代码,并且修改了文件名,使得代码的来源难以识别。

前30应用80%是博彩 提供中文界面 多数国内可直接访问

孙宇晨说,波场上有500个Dapp在运行,似乎是想用这个数字强调其公链已颇具实用性。

但这500个Dapp都是些什么呢?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据Dapp数据SpiderStore网站统计,波场所有Dapp应用中,72.89%是竞猜类。而其中最活跃的前三十个应用,有24个竞猜类,比例达到80%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何为竞猜类呢?竞猜其实是该网站中文版对Gambling的翻译。而百度翻译显示,Gambling这个词真正的翻译应该是“赌博”。

那么,这些Dapp是否真的涉赌呢?还真是。

三言财经选取了活跃度最高的前几大Dapp,发现他们都可以在国内直接访问,并且都提供中文界面,并且确实就是线上博彩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TronFun的彩票、掷骰赌博、赌球业务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TronFun的彩票业务界面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Crazy Dogs的赌狗业务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TronWin的线上赌博种类丰富

在SpiderStore网站上我们可以发现,排在前五的活跃Dapp都是博彩类。

排在第一的PlayFun目前经营的是彩票业务,还预计上线掷骰赌博、赌球业务。

排在第二的Crazy Dogs就是把风靡香港的赌马改成了“赌狗”。

排在第三的TronWin则提供多种线上赌博业务。在其中一类的记录中可以看出,一位用户下注已超过14000TRX,按现在市价计算价值3000多元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此外,据SpiderStore统计,波场的Dapp用户中,大部分活跃用户也确实是在使用这些博彩类Dapp。同时相关交易额最高也达到千亿TRX级别,以现在的市价计算即200亿元。

也就是说,孙宇晨引以为豪的波场,除了众所周知的炒币功能外,主要的业务其实就是线上赌场,并且是国内用户可直接访问的赌场。

那么,孙宇晨所谓“只有5%的业务位于中国大陆境内”的言论,可信度着实令人担忧。

出海逃避清退,仍在国内招聘开发运营者 波场是否合法合规?

2017年9月4日,七部委曾联合下发通知,将首次代币发行定义为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。该规定要求,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。

而此前已完成首次代币发行的波场,并未进行清退,而是选择出海逃避,这是否合法合规呢?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此外,三言财经搜索发现,孙宇晨任CEO的锐波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近日仍在北京地区进行招聘,相关的职位包括游戏策划、海外产品运营、CEO助理、行政主管、区块链工程师等。

这些职位的公司介绍就是“波场”。

对此,三言财经很疑惑:波场作为国内命令禁止发币的项目,在国内招聘办公人员是否合法合规呢?

同时,该项目很可能仍在服务部分国内用户,这样的运营是否合法合规呢?

陪我App被新华社点名后仍涉黄 主页推荐直播间内现色情露骨内容

孙宇晨在微博上说,陪我App合法合规。

但三言财经发现,早在2018年6月,该App就因提供涉黄音视频服务遭新华社点名,很多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转载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据新华社原文:“记者在一个名为陪我的音频直播平台里发现,有主播通过电台功能公开进行有挑逗性内容的音频直播。过程中,主播不断怂恿收听者“刷礼物”。短短几分钟,主播就进账超过1000元的“打赏”。在线收听人数有3400多人。”

那么一年多过去,这个曾被新华社点名的涉黄App现在怎么样了呢?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据微博网友爆料,陪我App里面几年来一直充实黄色信息,甚至公开交易有偿色情陪侍。直到公布和巴菲特午餐后,才把涉黄内容清除。而他此前已专门录下陪我App涉黄的视频、录音证据。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而三言财经今日测试发现,涉黄问题依然存在。

在首页推荐的一音频直播间中,三言财经听到了如下露骨对话。

“你强烈要求要跟我睡觉。”

“你到最后射*。”

“你高*的时候叫我爸。”

“你射*的时候叫我妈妈。”

“完了之后你非要帮我舔干净。”

“但是你要深hou。”

也就是说,孙宇晨所谓陪我App的合法合规,亦有问题。

最后,至于所谓的BitTorrent,其实是他收购的项目,所谓的十亿装机一亿活跃,主要是该项目在其收购前的积累,与他关系不大。

孙宇晨和王小川确实没有可比性

孙宇晨近日曾公开表示,自己与王小川没有可比性。

“我的身份是创业者,王小川的本质还是打工者。”

“我的企业和我们波场都是白手起家做起来的,王小川的搜狗,毕竟所有人是张朝阳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两个人的身份,并不具有完整意义上的可比性。”

打脸孙宇晨:波场应用多为博彩项目,陪我App内容露骨涉黄

同时,网上也存在着这样一种声音,认为股市和币市一样都是骗局,小米、美团、如涵上市即破发亦是割韭菜的行为。搜狗也是股价低迷,王小川并没有比孙宇晨高尚到哪里去。这样的言论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。

对此,三言财经认为,该观点只看见了金融层面,并未看到其它层面。而且即使是从金融层面上说,该观点也并不全面。

股市和币市确实都是买卖双方自由交易的市场,所谓“割韭菜”的行为都不可避免。但币市缺乏监管,其风险远高于股市。

在讨论金融市场时,连金融市场最基础的概念“风险”都不考虑,这样的言论未免太过肤浅,可以说连金融学的入门级别都还没到。

在金融层面之外,对于一个实实在在的企业,我们更应该从其产品层面进行考量。

对于小米、美团、搜狗这些企业,其产品层面的意义远高于金融市场。小米手机、美团外卖、搜狗输入法和浏览器,哪一个不是给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方便或实惠。普通人即使不去炒股,也能够从这些企业的产品中获益。

反观孙宇晨,其所谓“95%国外运营”的波场项目,除了金融层面高风险的炒币外,主要业务则是害人不浅、国家明令禁止的线上博彩。而国内运营的陪我App还存在涉黄情况。

对于这样的人,想来王小川根本不会拿自己和其相比。而事实上,也一直都是孙宇晨主动在拿自己和王小川相比,而后又自己打脸说“没有可比性”。

因此,所谓媒体、传统大v对孙宇晨的误解,到底是“不知道”,还是孙宇晨自己业务的属性、个人形象造成?

而他所说的话,到底有几分可信?

王小川说他是骗子,是对他不了解还是早已看穿?

你觉得呢?

本文来自三言财经,经授权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微信:8467915

邮件:8467915@qq.com

QR code